归案后查找到同案犯藏匿信息并转交给侦查机关行为是否构成立功

2014-10-29 11:00 / 来源:(市中级人民法院) 作者:杨诗超


【案情】

2013年5月14日,徐某与黄某、朱某发生矛盾,徐某扇了朱某一耳光。后双方相互邀约在漳州市开发区节庆广场打架,徐某一方邀集袁某等人,黄某、朱某一方邀集孙某等人,双方在现场均使用砍刀、长矛对冲、对砍,并驾驶汽车相互追逐碰撞。孙某被徐某驾驶的汽车碰撞导致右胫骨下段骨折,袁某的右手腕被对方用长矛划伤。经鉴定:袁某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孙某的损伤程度为轻伤。

本案侦查期间,侦查机关查明本案中有一“潘某”或者“小潘”参与犯罪,但不能核实该人的真实身份,无法对其进行网上追逃。黄某案发后被监视居住期间,积极打听到潘某的居住社区和汽车车牌号,在一审法院收监之前把该信息告诉其姐姐黄某梅,要求黄某梅及时报告给公安机关并继续寻找潘某;之后黄某梅将此信息提供给了侦查机关,侦查机关通过派出所基础信息系统实有人口等相关工作,核实了潘某的真实身份,并提审黄某,黄某对潘某进行了辨认,侦查机关据此确认了潘某的真实身份,并查清了潘某的去向。

【分歧】

被告人黄某辩护人在二审庭审中辩护提出,上诉人黄某积极协助办案机关抓捕同案犯,构成立功,应当予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二审出庭检察人员认为被告人黄某提供的是同案犯的身份信息,属于如实坦白部分,且有关同案犯的信息是其亲属提交给办案机关的,不应当认定为协助办案机关抓捕同案犯而构成立功。

【评析】

被告人归案后在监视居住期间积极查找同案犯的身份信息以及藏匿地点并通过其亲属提交给侦查机关行为是否构成协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二审法院审理认为,上诉人黄某案发后监视居住期间积极寻找犯罪嫌疑人潘某,打听到其住址以及汽车车牌号,在被羁押前通过其姐姐及时将此信息报告给侦查机关,并在侦查人员安排下辨认了该同案犯,应当认定为协助侦查机关抓捕同案犯,构成立功,其辩护人提出的上诉人黄某构成立功的辩护意见成立,予以采纳,并据此对上诉人黄某量刑进行了改判。


笔者赞同二审判决对这个问题的审查认定意见。理由如下:

1、协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的立法沿革。

《刑法》第六十八条规定:犯罪分子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的,或者提供重要线索,从而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最高人民法院1998年4月17日《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的,应当认定有立功表现。最高人民法院之后公布的司法解释对“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这种类型立功的范围进行了明确和限缩:

2008年12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就毒品案件的立功规定:共同犯罪中同案犯的基本情况,包括同案犯的姓名、地址、体貌特征、联系方式等信息,属于被告人应当供述的范围,公安机关根据被告人供述抓获同案犯的,不应认定其有立功表现;对抓获实际起到协助作用,例如经被告人现场指认、辨认而抓获或者带领侦查人员抓获同案犯的;被告人提供了不为司法机关掌握或者司法机关按照正常工作程序无法掌握的同案犯的藏匿线索以及交代了与同案犯的联系方式、又按要求与对方联络,司法机关据此抓获同案犯的,属于协助司法机关抓获同案犯,应认定为立功

2009年3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立功必须是犯罪分子本人实施的行为;协助行为对于其他犯罪嫌疑人的抓捕不具有实际作用的,不应认定为立功表现。

2010年12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第五条第一款规定:犯罪分子具有四种行为之一的,属于协助抓捕型立功,即:1、按照司法机关的安排,以打电话、发信息等方式将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约至指定地点的;2、按照司法机关的安排,当场指认、辨认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的;3、带领侦查人员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的;4、提供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案件犯罪嫌疑人的联络方式、藏匿地址的,等等。第二款规定:犯罪分子提供同案犯姓名、住址、体貌特征等基本情况,或者提供犯罪前、犯罪中掌握、使用的同案犯联络方式、藏匿地址,司法机关据此抓捕同案犯的,不能认定为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同案犯。

梳理最高人民法院对协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的上述规定,可以看出:1、不同司法解释对提供同案犯身份信息及藏匿地点是否构成立功的规定方面存在明显差异;2、对协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的构成要件缺乏统一而明确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对同一情形出现不同的司法解释,可以按照“新法优于旧法”的法律适用原则予以处理,但是缺乏明确构成要件的规定导致刑事审判实践中对协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的认定困难。

2、协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的构成要件。

认定协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的关键问题在于“协助” 二字的解释上。根据司法解释的罗列,协助抓捕行为包括:1、带领行为,即带领侦查人员抓获到其他犯罪嫌疑人。2、联系行为,即按照司法机关的要求,将其他犯罪嫌疑人联系至指定地点,侦查人员将其抓获的。3、提供信息行为,即向司法机关提供其他犯罪嫌疑人的姓名、藏匿地点、联络方式等,侦查人员据此将其抓获的;根据2010年司法解释,提供的信息应当是其他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如果提供的是犯罪前、犯罪中掌握的同案犯的信息,不能认定为协助行为,这也意味着如果提供的是犯罪后掌握的同案犯的信息,侦查人员据此抓获同案犯的,可以认定为协助行为;4、当场指认、辨认行为,也即经当场指认、辨认,侦查人员据此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的;指认应当当场进行,这点自无疑义,但是辨认是否也应当当场进行?刑事诉讼法上的辨认,是指办案人员的主持下,由证人、被害人或者犯罪嫌疑人对与案件有关的物证、犯罪场所或者犯罪嫌疑人进行识别、确认的一种活动,而对犯罪嫌疑人的辨认既可以直接面对面的辨认,也可以通过照片进行辨认,而照片辨认在司法实践中则更为常见,体现在辨认笔录中,因此,“当场”一词应只限制“指认”,而不限制“辨认”。

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的精神,协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的构成要件应当具备三个方面:

(1)协助抓捕行为与抓捕到其他犯罪嫌疑人具有因果关系,也即协助抓捕行为必须对司法机关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起到实际作用,如果没有该协助行为,司法机关就无法抓捕到其他犯罪嫌疑人。

(2)协助抓捕行为不应当是其归案后依法应当如实供述并应当实施的行为。刑事司法意义上的“如实供述”,指的是犯罪嫌疑人对自己以及同案犯所实施的主要犯罪事实的供述,既应当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还应当就其所知道的共同犯罪同案犯的姓名等身份信息以及共同犯罪的策划、犯罪时间、地点、行为过程、后果、主观心态等进行供述;如实供述的,构成坦白,可以从轻处罚,坦白并避免危害结果发生的,还可以减轻处罚,可见,坦白和立功一样,均是犯罪嫌疑人法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二者在内涵以及外延上不具有重合性,将犯罪嫌疑人如实交代犯罪之前以及犯罪过程中所掌握的同案犯的身份信息、联系方式不列入协助抓捕同案犯类立功是有法理基础的。

(3)协助抓捕行为必须是被告人本人实施的行为,其他人(比如其亲属)实施的协助行为即使对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起到实际作用,也不能构成立功。

3、本案二审认定上诉人黄某行为构成协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是正确的。

本案中,二审认定上诉人黄某具有立功情节是正确的。首先,其向办案机关提供的同案犯罪嫌疑人潘某的藏匿地点以及汽车车牌号等信息是案发后在被监视居住期间通过积极寻找而获得的,也即不是其犯罪前或者犯罪过程中获得的,不属于其如实供述的范畴。其次,同案犯罪嫌疑人潘某的信息虽然是黄某亲属向办案机关报告的,但是该信息是黄某自己积极查找而获得,只是在被一审法院决定逮捕收监时告诉其亲属并通过其亲属报告给侦查机关。第三,上诉人黄某在侦查人员安排下辨认了该同案犯,对其进行了识别、确认。可见,正是由于上诉人黄某的积极协助行为,办案机关才查清了同案犯罪嫌疑人潘某的具体身份信息、藏匿地点,并予以抓获,符合上文分析的协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的构成要件,应当认定构成立功。


澳门皇冠赌场网址_澳门皇冠赌场网站_澳门皇冠赌场官网_漳州长安网